2022年8月18日

“长春郝伟成涉黑案”续 冒充执法者殴打拆迁户

昨日,进入郝伟成涉黑案庭审的第二天。随着案件的审理,郝伟成涉黑团伙更多案情渐渐浮出水面。

被告人张连生于1988年12月16日20时许,在长春市绿园区紫金花海鲜酒店就餐时,因琐事与酒店老板被害人张晓东发生口角离开。张连生当晚将此事分别告诉了被告人郝伟成、罗天志(另案处理),并让其二人带人到紫金花酒店。当日23时许,郝伟成纠集被告人常振海、陈宇等十余人赶到酒店与服务员厮打,付斌(在逃)持卡簧刀将张晓东头部砍伤,张德腹部被他人用刀刺伤。罗天志在该酒店门口持朝天鸣枪,后郝伟成、常振海等人逃离现场。经鉴定张晓东之伤构成轻伤。

1995年夏季一天,王辉(另案处理)之妻王寒冰在长春市宽城区国商百货商店门前,因琐事与付成奎、韩振学发生口角,被二人殴打。王辉赶到后,付、韩二人已逃跑。当晚,王辉、马宝生(在逃)等人乘坐2路公共汽车行至长春市铁北西桥洞时,被三台出租车追上,韩振学等人从出租车上下来,持枪向王辉等人乘坐的2路公交车连开数枪后离去。

王辉将此事告诉被告人郝伟成,郝指派马宝生等人持五连发猎枪,前往韩振学经营的饭店找韩报复未果。次日,郝伟成得知王辉与韩振学约定在长春市南湖大桥斗殴,遂召集被告人常振海、陈宇等人准备斗殴,后韩振学未出现而未果。

被告人郝伟成于1996年2月间,因长春市荣发服装厂(原新立服装厂)两支猎枪被农安县合隆镇付成奎等人抢走,受该厂孙亚刚委托,带领手下常振海、陈宇、徐大力、陈继成、李华等十余人,持、棍棒前往合隆镇欲抢回。

在付家未找到付,便在镇内四处搜寻,在一个歌厅门前见有两人出来时,被告人常振海持一把东丰三口径手枪将二人逼住,李华持猎枪朝天放枪以胁,经孙亚刚辨认其不是付成奎才将二人放走。付成奎因惧怕郝伟成,请求孙树贤(已死亡)帮其将两支枪送回。

1998年冬某日20时许,沙金河(另案处理)因怀疑其被公安机关抓捕一事是长春市火凤凰舞厅经理举报,便约请被告人郝伟成纠集被告人陈宇等十余人,来到火凤凰舞厅,冲进正在营业的舞厅内。

沙金河、于忠、朱立春分别持左、口径手枪、口径猎枪、五连发猎枪向天棚连开数枪,致使舞厅秩序严重混乱。

被告人常振海于2002年9月10日中午和陈继成、赵兵(均在逃)等人,在长春市广源宾馆吃饭时与杜伟(已判刑)手下“二刚”等人因来宾馆帮助按要回抵押金一事发生争执,便与杜伟约定到长春市春谊宾馆“谈谈”。当日15时许,被告人常振海携带东风三口径手枪和王辉、赵兵等十余人来到宾馆,双方话不投机,引发械斗,常振海被刺成重伤,王辉肩部被刺伤。

被告人黄金英于2003年夏季的一天,在其经营的大安配货站内接到恐吓电话,便打电话报警,又给被告人郝伟成打电话,郝带领姚辉(另案处理)等数十人到达长春市东广场附近的大安配货站门前时,见警察赶到,郝等人逃离现场。

被告人黄金英于2005年6月,因欲独自经营温州联州物流公司长春接货站一事,与合伙人张彦龙等人产生矛盾,黄将此事告知被告人郝伟成,郝指派被告人刘明宇带人到接货站,因有警察在场,双方对峙一夜。后经协商,张彦龙等人退出,黄金英达到了控制温州至长春鞋业物流运输的目的。

黄金英在经营物流期间,凡发生纠纷,均由郝伟成指派刘明宇带被告人史红宇等人采取谩骂、威胁的方式解决。

黄金英先后控制了大马路、路路通、新世纪鞋城后,指派被告人张东青以交纳承诺金、保安费及抵押金为由,强行向长春市冠发接货站、福建奉华物流运输公司、温州鹿富运输公司收取费用后,方准许上述物流公司运货进鞋城。

2009年10月,孙仁才受中国吉林国际经济技术合作公司委托,负责接收和经营天元商厦。因经济纠纷,原负责该商厦物业管理的吉林省银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拒绝撤出,孙仁才便找到被告人郝伟成,请其帮助接收天元商厦,并承诺事成后给郝部分股份。

郝便指派被告人刘明宇带领被告人唐复忠等人,冒充孙仁才公司保安多次到该商厦,以吵架、发通知单等方式,扰乱该商厦正常办公秩序,并于2009年11月2日14时许,将阻止其往总经理办公室搬桌椅的吉林省银科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温立海头部打伤,经鉴定构成轻微伤。

2007年7月,吉林省恒阳拍卖有限责任公司受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委托,拍卖被告人朱国华所有的汽贸城8栋楼房,以给付朱拖欠贯山河等人的工程款。

朱国华为了使叶立伟顺利拍得该房产以便日后与其合作,两次找到被告人郝伟成。

郝分别于同年9月19日、10月4日带领和指使被告人刘明宇等百余人,驾车来到四平市英诚律师事务所的拍卖地点摆队形,恐吓参与竞拍的贯山河等人,后叶立伟顺利以人民币6352000.00元的起拍价拍得该房产。

2009年4月,长春市四季青村村民被害人李维彬、赵连久因长春隆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在长春市绿园区迎宾路开发建设翟家小区征地过程中,给付补偿款太低而不同意拆迁。

该公司董事长找到被告人郝伟成帮忙,郝遂指派被告人唐复忠、刘明宇纠集被告人王跃光等十人身着保安服来到长春市绿园区四季青村。

在刘明宇指挥下,王跃光带人将李维彬等人强行带至大棚外,并派人对其进行看管,又带人将李家蔬菜大棚内生活用品搬出,后用铲车将李维彬、赵连久家大棚和李家温室铲毁。

2009年5月,长春市豪邦房地产开发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因在长春市宽城区新月村白狗屯开发廉价房,需对该屯的房屋进行拆迁。该屯宇田塑钢厂厂长被害人张雷因补偿款少而拒绝搬迁。开发公司副总经理被告人李科遂找到被告人郝伟成帮助强行搬迁,郝指派被告人刘明宇、唐复忠具体承办。

2009年8月22日20时许,李科、刘明宇纠集被告人史洪宇、赵海亮等数十人,冒充执法人员,统一身着保安服、头戴钢盔、手持胶皮棒子,乘车来到新月村白狗屯,由刘明宇带领王跃光、钱亮等人冲进宇田塑钢厂院内,持胶皮棒子殴打被害人张雷、韩宏勋等人,并强行带上面包车驶离现场,行驶中,张雷等人再遭殴打。车行至长春市兰家镇时,刘明宇、史红宇等人将张雷等六人强行拽至车下殴打后逃离现场。经鉴定,被害人龚宪林之伤构成轻微伤。

被告人郝伟成、朱国华于2006年9月15日10时许,为制造朱国华遭到报复的假象,以此引起吉林省纪委对朱国华的重视,指派被告人刘明宇带人持刀在吉林省纪委门前,将受朱国华之托前来送材料的朱国华的哥哥朱国峰头部砍致轻微伤,并指派被告人史红宇、赵海亮在附近把风,砍人后三人逃离现场。

被告人郝伟成于2009年6月,受澳门人邓树培之托,指使被告人赵海亮陪同澳门人“阿辉”到辽宁省海城市将欠邓债务的被害人高锦行拘禁至长春市,并在被告人刘明宇联系的一处工地内由被告人李守民看管高数天。后郝伟成指使刘明宇、赵海亮协助“阿辉”离开长春。

被告人郝伟成于2009年7月承修位于长春市绿园区南阳路的大隋屯路段。同年11月3日8时许,被害人吴志刚因施工方支付的占地补偿太低,阻止施工,被告人赵海亮向郝伟成汇报之后,被告人郝伟成、唐复忠指使赵海亮纠集被告人王跃光、魏友宝、陈帅、王波、甘永雷(以上四人均在逃)等人驾车赶到南阳路工地,对正在阻止施工的吴志刚进行殴打,并强行将吴拽到由赵海亮驾驶的丰田吉普车上驶离现场。

行驶中,赵海亮、陈帅、王波等人又对吴进行威胁、殴打。当车行至长春市三环路与自立街交会处,吴乘赵海亮接受交警检查之机跳车向交警求助,赵海亮等人见状驾车逃跑。吴志刚之伤构成轻微伤。

2008年初,被告人郝伟成通过史德金、马野(另案处理)得知,吉林省磐石市广丰矿业有限公司越界到吉林千亿矿业公司开采,遂指使被告人朱国华出面购得吉林千亿矿业公司的股权,并纠集组织成员“摆队形”、到相关部门举报,对广丰矿业有限公司进行威胁,敲诈未果后,郝又将公司转让给田野(在逃),进而实现其敲诈目的。在田的运作下,广丰公司迫于压力,答应赔偿千亿矿业公司人民币3280万元,并将其中的人民币2290万元支付给田某等人。事后郝伟成分得赃款人民币175万元。

2009年10月24日,被告人黄金英为安置新世纪鞋城迁出的业户,在明知其原太平洋鞋城C座承租合同已经终止的情况下,指派肖瑞华带领装修人员,强行将已由被害人许力承租并正在装修的原太平洋鞋城C区1-3层门锁撬开,将许装修部分拆除,并强行占据该处,造成其财物损失合人民币190443.00元。

被告人王世彬于2007年,先后从郝伟成处要来东风三口径手枪一支、猎枪一支,分别存放于延吉市铁南富源小区B8栋2-202室其情人仇凤美的家中及其在延吉市依兰镇九龙新村的别墅;又于2009年7、8月间,从他人处取得单管猎枪一支,存放于其在延吉市依兰镇九龙新村的别墅;于2010年1月,从汪清县林业公安局刑警队长邱凤奇处取得口一支,存放于延吉市铁南富源小区B8栋2-202室。

被告人杨继良于2008年9月25日,以吉林省宇信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名义与长春市大唐第三热电厂签订了承包大唐第三热电厂排水工程的合同,施工中,因排水管线通过被害人孙永利的方正村砖厂,孙要求赔偿并阻止施工。

2009年2月6日22时许,施工方与孙永利及其家人因施工一事发生冲突,警方赶到后,双方各自去了医院。次日晚,杨继良指使“亮子”(在逃)找人看护施工,再次与孙家人发生冲突,双方互扔石头,“亮子”又纠集数十名社会人员乘车赶到现场,持镐把等器械将孙家人撵跑后,冲进孙永利家砖厂内将四辆停在院内的现代吉普车、得利卡面包车、奇瑞瑞虎轿车、五菱微型客车砸坏。经鉴定,车损价值人民币10694.00元。

被告人杨继良于2010年2月,先后数次在与其同居的沈晶家中容留谢如娇、王峰、牛俊志、李成刚、张中成、刘颖等人吸食。被告人牛俊志于2010年2月,先后多次在其家中容留张中成、谢如娇、杨铁义、王峰、杨继良等人吸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