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1月17日

海南特区报数字报

据新华社电在足球世界杯的历史上,东道主首战不败,是一项为人所熟知的“铁律”。本月20日,在第22届世界杯的揭幕战中,面对东道主卡塔尔,在尘封的历史洞口,厄瓜多尔队能否喊出这句“芝麻开门”?

在阿根廷教练古斯塔沃·阿尔法罗的率领下,厄瓜多尔队在南美区的2022世界杯预选赛中,以第四名晋级,排名在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队之后。很多人把厄瓜多尔队的出线归功于他们的高原主场优势——在这个超过2800米海拔的球场,他们拿到了世界杯预选赛26个积分中的18个。到了接近于零海拔的卡塔尔,他们的地理优势将不复存在,在一个拥有“无冕之王”荷兰队、非洲冠军塞内加尔队和东道主卡塔尔队的小组,厄瓜多尔队被放在了小组出线的第四顺位。

但事实上,世界杯无弱旅,厄瓜多尔队仍然不容小觑。从参加世界杯经验上来说,他们在2002年第一次打入世界杯决赛圈,2006年德国世界杯闯进了16强,在八分之一决赛遭遇英格兰队,倒在了贝克汉姆的圆月弯刀之下,在世界杯名场面的背景板中占据一席。2014年,再次晋级世界杯决赛圈的厄瓜多尔队止步小组赛。2018年缺席俄罗斯世界杯后,2022年他们再次杀了回来。而东道主卡塔尔队此前从未进入过世界杯决赛圈,虽然近年来在亚洲赛场屡有不错表现,但与厄瓜多尔队相比,他们显然缺乏站在国际足球舞台中央的经验。

从赛程来看,对于厄瓜多尔人来说,要想在本届世界杯有所作为,就必须要在卡塔尔队身上拿分,而且最好是拿三分。因为此后无论面对荷兰队还是塞内加尔队,厄瓜多尔队想要拿分的难度更大。因此,厄瓜多尔队的首战就是决战,在全世界球迷的注目下,他们期待改写世界杯历史。

年轻是厄瓜多尔的最大资本。效力于布莱顿队的“00后”中场球员凯塞多现在在英超联赛正当红,面对欧洲豪门的追逐,俱乐部为其标价8500万英镑(约合7.14亿元人民币)。这名攻防兼备的天才中场,被外界认为是最有可能在世界杯“蹿红”的年轻球员之一。国际足联对他也不吝溢美之词,在官网称赞凯塞多“得到了整个世界足坛的关注”。同样效力于布莱顿队的24岁左后卫埃斯图皮尼安也是少年老成,他超快的边路突击速度,也将是厄瓜多尔队的一大倚仗。

厄瓜多尔队在即将开启第四次世界杯决赛圈之旅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波折——智利足协和秘鲁足协上诉国际足联,称代表厄瓜多尔队参加世预赛的中场球员拜伦·卡斯蒂略的参赛资格有问题,事情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但国际足联在今年9月一纸裁定,宣布卡斯蒂略的身份有效,厄瓜多尔队的世界杯资格才尘埃落定。

正所谓虚惊一场乃人生一大幸事,不知道这个小插曲会否对厄瓜多尔队有一个额外激励,让他们在世界杯赛场上给人带来惊喜。年轻的球队从不缺少梦想,正如凯塞多在接受国际足联专访中所说:“我们希望能让全世界都来谈论厄瓜多尔。”

新华社电2010年,2022年足球世界杯的举办权花落卡塔尔,这个来自中东的国度就此开启了一段长达12年的筹办工作。从1977年首度参加世界杯预选赛,到最终写进正赛的历史,卡塔尔人等待了45年。11月20日,世界杯的大幕将徐徐拉开,届时卡塔尔不仅会以东道主的身份笑迎八方客,还将以亚洲冠军的姿态,感受世界杯草皮的温度。

作为1934年以来第一个没参加过正赛的世界杯举办国,几乎从获得举办权开始,卡塔尔队便被认为可能是“史上最弱东道主”。但乘着筹办世界杯的东风,曾长时间在足球版图没什么存在感的卡塔尔近年来国家队取得了长足进步。2019年亚洲杯,卡塔尔队7战全胜进19球仅失1球。倒在他们脚下的,包括日本、沙特、韩国等多支亚洲豪强,强势表现令人眼前一亮。

谈到卡塔尔队近年来的成功,由本国重金打造的阿斯拜尔学院是一个绕不开的线世纪初,拥有世界顶级的训练设施,足球是其规划发展的核心项目。

依靠发达的球探网络,阿斯拜尔学院在全球范围内归化“潜力股”,再加上科学的训练手段、完备的梯队体系、复合的教练团队,让卡塔尔队一跃成为西亚乃至亚洲足坛不可忽视的新兴力量。在2019年亚洲杯的冠军队伍中,有一大半球员出自阿斯拜尔学院,其主教练桑切斯原是巴塞罗那俱乐部拉玛西亚青训主教练,2006年之后在阿斯拜尔学院深耕多年,在2017年正式挂帅国家队主帅,被称为卡塔尔“足球教父”。

虽然出自以控球见长的拉玛西亚,但桑切斯并不拘泥于传控体系。在他的多年下,卡塔尔队形成了快速高效的“532”战术体系,在比赛中球队往往会主动放弃控球权,通过防守反击直接寻求边路突破,为前锋创造得分机会。

在桑切斯的体系中,前锋把握机会的能力尤为重要。卡塔尔队阵中,锋线“双子星”阿尔莫耶茨·阿里与阿克拉姆·阿菲夫乃球队的代表人物,正是二人的联袂演出,为卡塔尔赢得2019年亚洲杯冠军铺平了道路。其中阿里以9粒进球获得赛事金靴,他在决赛中对阵日本队时的倒挂金钩进球堪称惊艳。阿里与阿菲夫,将和中场核心、老将海多斯一起,领衔卡塔尔队完成世界杯历史首演。

为了避免成为2010年的南非队之后又一个小组出局的东道主,卡塔尔在苦练内力的同时,还不断通过高水平的热身赛进行练兵。他们以“客串”的方式参加了美洲杯、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北中美及加勒比地区金杯赛等多个赛事。当世界杯20年后再临亚洲,卡塔尔队的雄心可见一斑。

然而,残酷的分组形势或会给卡塔尔队的世界杯前景蒙上一层阴影。虽然贵为东道主,身处A组的卡塔尔队并没有享受到种子队所带来的“红利”。同组的“无冕之王”荷兰队不必多说,由马内率领的非洲冠军塞内加尔队纸面实力同样在卡塔尔队之上,这样一来,与厄瓜多尔队的揭幕战便显得至关重要。

想获得小组出线主动权,卡塔尔队必须要争取在首战全取三分。可以想象的主场氛围,以及“东道主首战不败定律”的“加持”,让卡塔尔队有理由期待一个满意的首秀。而这一战的最终结果,也很可能为卡塔尔队的世界杯之旅奠定基调。

经过12年的漫长筹备,卡塔尔人不希望在家门口办的世界杯中,只是匆匆过客。

新华社电卡塔尔世界杯是塞内加尔队的第三次世界杯决赛圈之旅。2002年,塞内加尔首秀决赛圈便挺进八强。20年后,“特兰加雄狮”以新科非洲杯冠军的身份渴望再创辉煌。

塞内加尔队在2002年世界杯揭幕战上爆冷击败卫冕冠军法国队,震惊足坛。随后该队一路闯进八强,成为继喀麦隆队后历史上第二支进入世界杯八强的非洲球队,但最终败给土耳其队无缘四强。

2018年世界杯小组赛,塞内加尔与日本队同积4分,但因被罚黄牌数比日本队多,遗憾地成为首支因“公平竞赛”规则被淘汰的球队。

在今年世界杯非洲区预选赛第二阶段,塞内加尔与多哥、和刚果(布)队同分一组,最终以小组第一晋级;预选赛第三阶段,塞内加尔队抽到了实力强劲的埃及队,双方主客场两回合战成1平,塞内加尔队通过点球大战获胜,获得进军卡塔尔的入场券。

塞内加尔队目前世界排名第18位,主教练是46岁的阿利乌·西塞。西塞作为2002年世界杯的队长率队打进八强,如今这位昔日功勋球员期待以主帅身份再创辉煌。2015年执掌塞内加尔队帅印以来,西塞获得各方信任,其战术打法也得到坚定执行。今年2月,西塞带队夺得塞内加尔首个非洲杯冠军,其执教能力被充分认可。

相比20年前,目前这支塞内加尔队实力更强,阵容更豪华,球员基本都在欧洲五大联赛踢球,其中不乏欧洲豪门的主力球员。

塞内加尔队的头号球星是曾获非洲足球先生、英超金靴的萨迪奥·马内。在2022年金球奖评选中,马内荣获第二名。今夏,马内从利物浦转会拜仁后保持着良好的状态,是德甲金靴的有力争夺者。

此外,塞内加尔队还有众多实力派球星。效力英超切尔西的爱德华·门迪稳坐主力门将位置,后防线上有库利巴利、迪亚洛、巴洛·图雷等名将,中场则有格耶、库亚特、帕普·萨尔等在英超效力的球星。塞内加尔队在战术上注重防守,库利巴利和迪亚洛这对搭档,球风凶悍,“防空”能力一流。

塞内加尔队在拥有一批个人天赋出众球员的同时,团队配合上相比其他非洲球队,有更高的专注力和更强的战术执行力,进攻端过于依赖马内是该队的主要弱点。

本届世界杯,塞内加尔与荷兰、厄瓜多尔和东道主卡塔尔队同处A组。从赛程看,塞内加尔队可谓先难后易,首战将迎来最强对手荷兰队,不输最好,小比分落败亦可接受。后面两场,若能赢下卡塔尔和厄瓜多尔队,塞内加尔队有可能携手荷兰队出线,但淘汰赛阶段面对B组第一(大概率是英格兰队),只要尽力去拼,塞内加尔进八强仍有机会。

据新华社电自从八年前在巴西世界杯获得季军以来,老帅范加尔和荷兰队都经历了太多的坎坷,也为“橙衣军团”的卡塔尔世界杯之旅增添了一些悲壮的色彩。

荷兰队先是无缘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决赛圈,又在去年的欧锦赛中止步16强。范加尔自从2016年在曼联以近乎屈辱的方式下课后,一度远离世界足坛一线岁高龄临危受命,第三次执掌荷兰队帅印。结果他先是骑车摔倒骨折,接着感染新冠,紧跟着又透露患上前列腺癌,让全世界的荷兰队球迷同情他遭遇的同时,也对球队的前景无限担忧。

然而,范加尔和他的弟子们战胜了这一切困难。范加尔上任时,荷兰队在世界杯欧洲区预选赛G组中位居第二,最后球队以小组第一的身份出线,时隔八年再次获得参加世界杯决赛圈的资格。

重掌荷兰队教鞭以来,范加尔带领荷兰队在各项赛事取得15场不败的战绩,其中在欧洲国家联赛中两次击败比利时队,闯入四强。人们有理由期待,老帅能够率领这支曾三次打进世界杯冠军决赛的“无冕之王”,在卡塔尔刮起“橙色风暴”。

相比起八年前与西班牙队同组,范加尔认为这次球队的抽签结果要好得多。作为第二档球队参加抽签的荷兰队,幸运地避开了第一档中的各大顶级强队,与东道主卡塔尔、厄瓜多尔和塞内加尔队分在A组。作为出线热门,他们将首先迎战小组中实力较强的非洲冠军塞内加尔队,荷兰队队长范戴克领衔的世界级后防线能否“锁死”昔日俱乐部队友马内,是比赛的一大看点。如果首战能顺利过关,荷兰队将有很大希望晋级16强。

范加尔上个月公布了一份包含39名球员的初选名单,名单中可谓众星璀璨。未来10天,他必须绞尽脑汁“砍掉”13人,带着26人前往卡塔尔。不过与传统认知中那支进攻华丽的“无冕之王”不同,范加尔帐下的这支荷兰队呈现出明显的“守强于攻”的特点。

后卫线强中最充足的人员配置。号称“世界第一中卫”的利物浦大将范戴克因伤错过了去年的欧锦赛,这次世界杯他早已是摩拳擦掌。拜仁慕尼黑的德利赫特、曼城的阿克、曼联的马拉西亚以及国际米兰“双雄”邓弗里斯和德弗赖都可以担当大任。此外,拒绝了曼联邀请的阿贾克斯小将廷贝尔也值得期待。面临幸福的烦恼,范加尔精心打造出“三中卫”加“双翼卫”的防守体系,以最大化利用球队优势。

中场球员中,拜仁的赫拉芬贝赫几乎肯定首发,意甲亚特兰大队的德容恩本赛季也有上佳表现。或许会让范加尔感到忧虑的是,荷兰队进攻核心德佩本赛季在巴塞罗那替补的时间越来越多,状态并不理想。但德佩依然是范加尔的第一选择,他的搭档大概率是刚从英超热刺转会回到阿贾克斯的贝尔温。

门将可能是范加尔军团中最薄弱的环节。范加尔也许会将1号球衣交给参加过巴西世界杯的西莱森或者阿贾克斯老将帕斯维尔,但这两人的状态最近也不理想。老帅的另外一个备选方案是德甲弗赖堡队的弗莱肯。为提高球队的容错率,善于在门将位置玩花样的范加尔已明确表示,将考虑带四名门将去卡塔尔。

2000年,范加尔首次执教荷兰队冲击世界杯失利,未能获得参加日韩世界杯决赛圈的资格。20多年过去,71岁的名帅在赛场内外经历了太多的沧桑荣辱。由于已经确定将在世界杯后让位于科曼,这可能是他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战。